头脑血管畸形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山东9岁男童突发脑溢血,昏迷了200多天 [复制链接]

1#

“你们还治吗?”医生一句话让姚灵美眼泪刷刷地往下掉,她看着丈夫陈旗说:“别让孩子再受罪了,放他走吧。”陈旗眼泪也掉了下来:“多好的孩子,要是没了,我还活着干什么!拼尽所有也要救,不然孩子就没有一点希望了。”为了给孩子看病,夫妻俩花光了所有积蓄,借了能借的所有亲友,在医院的病床下睡了多天,只盼望9岁的儿子陈宪奎能快点醒来。

家住山东潍坊市坊子区的陈旗,是一位当了十二年的退伍兵,2年,他和妻子姚灵美结婚,婚后有了女儿和儿子。9年,陈旗退伍转业回家,开启了简单快乐的生活,可是这一切却在年3月14日这天戛然而止。

年3月14日,陈旗9岁的儿子陈宪奎像往常一样放学回家,突然告诉家人身体不舒服后,接着就开始剧烈呕吐,陷入了昏迷。看着孩子如此严重,陈旗和妻子不敢耽误,赶紧带着孩医院,宪奎被查出脑部溢血且情况非常危险,医生立即为他安排了脑积血引流,但这只是暂时保住了命,医院继续治疗。于是,陈旗夫妇又带着昏迷不醒的宪奎转医院。

医院做了一系列检查后,宪奎被诊断为因先天脑血管畸形引起的脑出血,伴有小脑血肿、重症肺炎、呼吸衰竭等一系列疾病。医生说,先天性脑血管畸形普通检查并不能发现,多数发病年龄在20-40岁之间,也有可能一辈子都不发病,像宪奎这么小就发病的非常少见。畸形的脑血管在宪奎的脑子里就像一个定时炸弹,随时威胁着宪奎的生命,为了保命,一直昏迷不醒的宪奎再次被抬上手术台进行了十几个小时手术。

十几个小时的手术对于已经几天几夜没有怎么合过眼的陈旗夫妇来说简直度秒如年,孩子在里面昏迷不醒生死未卜,他们着急、担心与害怕。手术室每推出一个人,陈旗和姚灵美就赶紧跑过去看,一个不是,下一个还不是,一直等到第二天凌晨4点,在经历了一夜担心害怕后,陈旗和姚灵美终于等来了宪奎。手术很顺利,即便如此,宪奎还是因未度过安全期被送进了儿童重症监护室。

重症监护室不能随时探望,担心又着急的姚灵美问医生,孩子什么时候能好?医生说你不要问什么时候好,你要看孩子能不能活下来。这让原本以为做了手术就会好起来的陈旗夫妇更加担心了。为了方便照顾孩子,也为了省钱,夫妻俩就在重症监护室旁边铺一张垫子,晚上就在地上应付一宿。医生说:“你们出去租个便宜的房子吧,这样哪受得了。”陈旗说:“我们苦点没什么,就是在孩子身边守着踏实。”

吃苦受累不算什么,让陈旗感到忧心的是病房里生死未医院的催款单。每天一万的重症开销,让陈旗夫妇卖了家里能卖的所有东西后开始四处借钱,好在亲戚朋友们都愿意帮忙,纷纷伸出援手,宪奎也在手术后的第四天睁开了眼睛,虽然还没有意识,四肢也没有反应,但终归是好的征兆,就在大家以为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时,宪奎再次颅内感染。

5月15日,宪奎因重症肺炎二次感染,直接威胁生命。医生看着满面愁容的陈旗和眼泪止不住的姚灵美问,你们还治吗?实在不忍心看着儿子再受罪的姚灵美哭着对丈夫说:“别让孩子再受罪了,放他走吧。”看着一直都没有怎么睡过觉的妻子,陈旗心如刀割,斩钉截铁地对医生说:“治!先保命,不治就等于放弃,孩子没了,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治!拼上所有也要把孩子从死神手里拉回来。这次抗感染,医生把所有抗生素都用了个遍,却都没有用,最后动用了需要院领导层层签字,最后院长签字的顶级抗生素,才终于把宪奎从生命边缘救了回来。姚灵美说:“那个时期是最困难的时期,如果不是宪奎爸爸,我和宪奎都挺不过来,是他带着我们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因当过兵的原因,陈旗自律性很强,平时在家里对孩子要求很严,也从未在家人面前表现过脆弱。自从宪奎生病后,他却变了,看着孩子受罪,他也哭过好几回。陈旗说:“后悔之前对宪奎管得太严,他想去动物园,我总说没时间。本来说好今年他过生日的时候带他去动物园的,没想到今年孩子的生日是在重症监护室里度过的。”

在经历了二次抗感染后,宪奎又做了腹腔分流术,在重症监护室待了3个月后终于转到了普通病房。推着宪奎往普通病房转移的路上,陈旗和妻子看着被棉被裹着的孩子已经瘦成了皮包骨,双双泪下,夫妻俩互相安慰,也像在安慰睁着眼睛却还未有意识的宪奎一样,“会好的,慢慢就好了,到时候就可以回家了。”

为了让宪奎尽快恢复,陈旗和妻子一有时间就和宪奎聊天,给他讲之前发生的事情,讲家里的爷爷和姐姐都很想他。在两个人的细心照料下,宪奎一天天好转,慢慢的有了些意识,开始在父母和他讲话时微笑,身体左侧也慢慢恢复了知觉。

随着意识慢慢的恢复,已经9岁的宪奎开始感到伤心,虽然不能讲话,但陈旗还是能从儿子的表情中看到不开心,他和妻子就赶忙在旁边安慰,过几天就会好的,到时候就能回家了。也正是因为有了父母的鼓励,宪奎的情绪每次都能很快的恢复。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